世间再无“胡汉三”刘江:一句台词也能出彩
2020-05-02 14:46:17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胡汉三再也回不来了”“老爷子一路走好”……2020年5月1日凌晨4时左右,八一电影制片厂表演艺术家刘江,永远告别了观众,享年95岁,很多人表达了伤感和怀念。

  《海鹰》中的李舰长、《地道战》中的汤司令、《闪闪的红星》中的胡汉三,刘江演了半辈子反面角色,每一个都个性鲜明、活灵活现;当了半辈子配角,却让很多观众记住了他的名字。

  一有反角戏就叫他,演黄世仁被“入戏”战士举枪射击,台词成了人们的口头禅

  “没想到吧,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高,实在是高”……即使不了解刘江的观众,对他的很多台词也耳熟能详。

  原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剧傅保中回忆,电影《闪闪的红星》上映后,每当刘江扮演的胡汉三出场,影院内的气氛就会变得异常活跃,他的一招一式都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当他耀武扬威地说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时,总会引来很多观众鹦鹉学舌般的模仿。电影《地道战》中,刘江扮演反派汤司令,一句“高,实在是高”,把一个阿谀奉承的汉奸形象塑造得惟妙惟肖。

  1925年,刘江出生于哈尔滨一个城市贫民家庭,当过学徒,做过邮电部门的职工。因为喜欢文艺,刘江十六岁时参加了哈尔滨北斗业余实验剧团。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哈尔滨,刘江参加了松江军区政治部文艺工作团,曾先后在《白毛女》《军民互助》《牛永贵负伤》《收割》《钱永福回家》等歌剧和秧歌剧中扮演角色。

  “很多人知道陈强演黄世仁差点被‘入了戏’的战士举枪射击,其实刘江演黄世仁让战士‘恨’到举枪也不止一次。”傅保中介绍。那时候正好赶上全军展开诉苦教育,《白毛女》成了刘江的保留节目。有一次演出结束,团长找到他说,“你小子够幸运的,差点命都没了。”原来,有一名战士看戏过于投入,气愤之下冲着台上就举枪,幸好被人摁住了。从那以后,部队有了规定,看演出可以带枪但不准带子弹。

  对于演电影,刘江生前总喜欢称自己是半路出家。1958年,他由广州军区话剧团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首次扮演的银幕角色是《英雄虎胆》中只有一句台词的伪军甲。

  “有一场戏需要群众演员。有个副导演找我,说刘江同志,你来兼一个角色。我一看演角色是好事啊,我问我演什么?他说演个小土匪头子。”刘江在生前接受采访时回忆说。电影中,刘江饰演的伪军甲背对着镜头,一边打哈欠一边解手,看到老猎人,转过身,提起裤子哆嗦一下,说一句“老家伙不许乱跑,小心要你脑袋”。人物形象惟妙惟肖。

  演完后,导演严寄洲说,这老兄,他演反角一定演得好,有特点。在新中国成立10周年献礼片《海鹰》中,严寄洲导演又请他出演反派李舰长。“慢慢地,别人都发现我演反派有特点,觉得是个人物,一有反派戏就要叫我演。”

  这一演,就是半辈子。

  《西游记》中的阎罗王,《地道战》中的汤司令,《赤峰号》中的要塞司令,《闪闪的红星》中的胡汉三……二十多年来,他先后参加了十余部影片的拍摄,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具有鲜明个性的反面人物形象,成为中国影坛上以善于扮演反面人物著称的电影演员之一。他饰演的很多反面角色成为几代观众抹不去的记忆。

  喜欢琢磨角色,自己设计动作,哪怕只有一句台词也毫不含糊

  据傅保中介绍,刘江没有受过戏剧和电影表演的专门训练,之所以能将一个个反派演得活灵活现,与他长期的舞台实践和丰富的生活积累密不可分,更缘于他对表演的用心用情用力。虽然都是反派,也仅是配角,但每一次他都用心琢磨。

  《地道战》开拍时,别人都不想演,刘江拿到剧本后,却觉得这个戏是个好本子。“我演这个戏一定能演好。为什么?我经历过那个年代,对于日伪汉奸特务也有耳闻目睹。这些人的故事,我一抓就是一大把啊。”

  在《地道战》里,刘江所扮演的汤司令戏份相当吃重,怎么才能把这一次的反派演绎得让人印象更加深刻?刘江接到剧本之后,首先对角色进行了定性。

  有的反特片演敌人有时候要伪装得像好人似的,怕人看出来。可《地道战》不一样,汤司令一出来盖棺定论,就是汉奸。为了让“反派一出来,观众一看他就恶心”,刘江首先在造型上动脑筋,自己做了个假牙戴上,有一天导演正和大家开会,他走进去,咧嘴一笑,导演连说: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形象设计好后,他开始琢磨为人物设计更好的台词。刘江生前曾讲述说,“高,实在是高”这句话并不是原来剧本中的台词。拍《地道战》时,演员都住在老乡家。晚上他起来解手,碰到灶台上的石头,脑袋上碰出一个窟窿,大家把他送进医院后,有个同志来看他,两人闲谈间对方开玩笑说了句“高,实在是高”,刘江记在了心里。后来回到剧组,在某次排练时,为了将汤司令阿谀奉承的嘴脸充分展现出来,他把这句话用在了角色上,尽管不是剧本上的台词,但产生了非常好的表演效果。这句话也成了他的标志性台词。

  在《闪闪的红星》中扮演胡汉三这个角色时,他也费了很多心思。

  “我演的胡汉三比任何人都凶、都狠。”刘江晚年接受采访时回忆,他对胡汉三形象设计是:面容和善,内藏杀机,甚至睡觉也在想杀人。

  为了塑造好这个角色,他认真研究相关资料,并调动了与这一形象有关的大量生活积累。特别是把他在东北拉锯战地区耳闻目睹的还乡团反攻倒算、烧杀抢掠的暴行,以及在广西剿匪时抓到的恶霸地主兼土匪的形象,作为塑造人物的依据。从而,使胡汉三这个复辟狂的形象跃然银幕,给人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在刘江看来,越是戏少,越不好演。哪怕只出场一次,也不能含糊。《英雄虎胆》里,他扮演的伪军甲虽只有一句台词,他依然用心琢磨如何最大程度表现好人物形象。在怎样亮相、台词什么时候说、动作怎样完成方面认真设计排练,实现了很好的演出效果。

  “在表演上,他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不是机械跟着剧本走,总要认真琢磨,自己设计,无论多小角色都尽最大努力。”傅保中说。不同于一些演员努力塑造多义化的反面角色,刘江主张就要把反派角色脸谱化到极致。资本家、地主、敌特、官僚……他把一个个丑恶嘴脸清晰地展现给观众,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

  半辈子甘为“绿叶”,对事业的热爱从一而终

  “演了一辈子坏蛋,生活里是个好老头。”傅保中感慨地说,刘江声音洪亮,爱说爱笑,一口东北腔。人缘特别好,跟谁都能处到一块。

  对于屡屡演反派,刘江看得很开,“谁不愿意当红花?广大观众都对红花有向往、崇敬,谁愿意当坏蛋?表演艺术和别的行业不一样,它和名利结合得非常紧,演红花容易出名、得奖甚至提级,可是做绿叶更难。”“我喜爱演员这份事业,自然而然就对这个事业比较珍惜。”

  在八一厂的老演员中,刘江和曾主演《回民支队》等故事片的里坡是一对“冤家”,俩人一见面就“掐”,互相“揭短”逗贫,“互相伤害”式的表演常让大家乐不可支。

  上世纪90年代,刘江被诊断出胃癌,里坡也被诊断出肺癌。俩人见了面,里坡说我这癌细胞比你那个厉害,刘江不服,说走着瞧看谁厉害。两位老戏骨乐观坚强地与病魔做斗争。

  2013年里坡去世,刘江又被诊断出前列腺癌,不久又发现肝脏长了一个肿瘤。他却依然乐观。戒烟戒酒,积极配合治疗。“别得了癌症,自己把自己吓死了”,“你活得好好的也是活着,你自己整天跟自己算账、怕死,那活着有什么意思?”2015年羊年时,他接受电视采访还不忘幽默,“今年是三羊开泰,我是‘三癌开泰’。”

  乐观豁达,坦然面对生死,是刘江战胜病魔的精神法宝,而“话疗”是他的独门绝技。经常和家人朋友说话,天南海北,国家大事,世界动态,聊就是“疗”。

  除了跟老朋友们聊天之外,刘江还有很多办法,给自己的生活找点儿乐子。如练练字,读读诗。他说应该把自己晚年生活,搞得更丰富一些。

  2016年,塑造了许多反派角色的北影老演员葛存壮去世。刘江回忆起二人的交往,很怀念“老哥俩喝酒聊天”的日子。不过说到生死,他还是那句老话:“人生都有尽头,有病就治,治不好,走就是了。”

  “我们反派演员在生活中更要洁身自好。”刘江曾这样说。导演江平回忆,有一年冬天,在西直门的大排档见到刘江,有观众看见了他,冲着他喊:“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他对着谁都点头乐呵。领位的见了,立即请刘江先进去,他客气地摆手:排会儿队,不碍事。

  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刘江晚年偶尔也会过过戏瘾,客串一把。2010年,朱时茂筹备自己的电影《戒烟不戒酒》,他在片中饰演严保久,严保久的父亲角色他想到了刘江,就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说有个小角色,想请他来演。刘江痛快答应,说只要提前一天通知就行。

  “太突然了。”说到刘江去世,朱时茂难掩悲痛,“老爷子太好了,真的是德艺双馨。”

  刘江的最后一部电影是朱丹导演的《二师兄来了》,当时93岁的他在儿媳李红陪同下,专门去了昌平,从早上8点一直拍到晚上8点。“一听演戏老爷子的心情就特别好,他特别喜欢演戏。”李红说。

  有些戏刘江却不敢再演了。“《康熙微服私访记》里,我演一个大臣,见了皇帝老得磕头,我这一磕头都起不来了,从那以后承受不了的戏再也不演了,得对别人的戏负责。”

  刘江走了,他演了半辈子反派,却留下了满满的正能量。

  世间再无“胡汉三”,却仍有许许多多像刘江一样不重名、不重利,只为演好自己那“一句台词”而全力以赴的人。他们像一片片绿叶,不似红花那般耀眼,却构成了这个世界最坚定的底色。

编辑:周旋洁
  版权所有 中共惠安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惠安县监察委员会网站备案号 闽ICP备16028878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泉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