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柳宗元
2018-10-12 11:50:49    中国纪检监察报

柳宗元像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东(山西永济)人,唐代著名文学家。他创作的《黔之驴》《捕蛇者说》等文章家喻户晓,特别是同韩愈一起发起了历史上著名的“古文运动”,提倡文以载道,复兴儒学,对推动我国现实主义文学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但鲜为人知的是,柳宗元还是唐代中期的监察御史、政治家。

  正史上讲,柳宗元少时“聪警绝众”,文章“璨若珠贝”,当时人“咸推之”。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21岁的柳宗元与刘禹锡同登进士,十年后又与刘禹锡同任监察御史。柳宗元家族还是历史上的名门望族,其先祖柳奭曾任中书令(宰相),他的父亲柳镇则辅佐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后任侍御史。柳家可谓满门忠烈,御史世家。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江雪》是柳宗元贬谪永州期间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那么,柳宗元为什么写这首诗,这首诗又反映了他怎样的心境呢?这就要先了解一下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柳宗元生活在唐代中期,安史之乱后形成了藩镇割据、宦官专政的局面。唐顺宗永贞元年(805年),以王伾、王叔文为首的官僚士大夫集团在顺宗支持下进行革新,史称“永贞革新”,又称“二王八司马事件”,他们主张加强中央集权,反对藩镇割据,打击宦官专权,但终因政治力量不足,革新以失败而告终。柳宗元是“二王八司马”中的八司马之一,当时,王叔文“尤奇待宗元”,及得政,提拔柳宗元为礼部员外郎,放在身边“与之图事”,并“欲大进用”。革新失败后,柳宗元与刘禹锡等八人一起被贬地方任司马,柳宗元任永州司马。这首诗正是柳宗元在永州期间创作的,是典型的以诗言志,表达了一个政治家不向黑恶势力屈服,决心秉志特立的悲壮气节。

  作为政治家,柳宗元在他的《梓人传》中对治国理政提出了宝贵的见解。《资治通鉴》专门择要作了摘录,足见柳宗元政治思想值得后人重视借鉴。文章以“梓人(建筑设计师)”的传奇事迹为喻,通过“梓人之道”阐述治国的大道,提出治理天下应“条其纲纪”“齐其法制”;“择天下之士使称职”;“居天下之人使其安业”;“不衒能,不矝名”,夸耀自己的才能,自尊自大;“不亲小劳”,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不侵众官”,干涉下属分内的工作,而是应专心研究“大者远者”等治理国家的根本道理。正如梓人善于运用众工匠一样,领导者要善于使用好各方面的人才。

  中唐时期,豪强地主兼并掠夺土地日益严重,地方官吏加紧了对广大农民的盘剥。农民除了向国家交纳正常的捐税外,还要承受地方官吏摊派下来的各种杂税,可谓“苛政猛于虎”。针对基层官吏繁政扰民的情况,柳宗元写下名篇《种树郭橐驼传》。通过对郭橐驼种树之道的记叙,说明“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是“养树”的法则,并由此说明“为政亦然”的道理,批评当时基层官吏“好烦其令”,主张与民休养生息。他批评“旦暮吏来,聚民而令之”,基层官吏不断催促百姓耕织劳作,表面上好像是怜爱百姓,但百姓反受其害。他借用郭橐驼的口质问,百姓们整天忙于应酬官吏不得空暇,又怎么能繁衍生息,安定民心呢?通过这篇寓言,他对地方官吏扰民伤民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进行了深刻批判,提出了顺天养民的政治主张,《资治通鉴》赞扬“此其文之有理者也”。

  在永州谪居十年后,唐宪宗元和十年(815年),柳宗元终于被召回首都长安,但随即又被贬为柳州刺史,直至五年后病死在任所。虽然命运多舛,但是作为一个政治家,柳宗元始终心中装着百姓,在柳州期间做了许多利国惠民的好事。其中,最为史家所推崇的是释放奴婢事件。对此,《新唐书》和《旧唐书》都作了记载。当时“柳州土俗,以男女质钱,过期则没入钱主”。柳宗元“革其乡法”,使得那些沦为奴婢者,可以出钱赎回,也可以通过为债主服役的方法赎身。对于最贫穷的奴婢,柳宗元就自己出钱赎回他们,并送归其父母。在柳州期间,柳宗元还兴办教育,学子们不远千里来向他学习请教,凡是经过他指点的人,“为文辞皆有法”,大都成为当地名士。在柳宗元的主持下,柳州百姓争先学习汉话,在外仁爱,在家慈孝,民风得以淳厚。人们居住有了新房子,代步有了新船,喝上了干净甘甜的水,破旧的街巷得到整治,庙宇得到翻修,池塘园林清洁整齐,逃亡流窜的人纷纷回归,百姓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经过三年努力,柳州百姓高兴地说,我们这个地方虽然远离京城,但我们也是天子的子民,现在上天派来仁爱的柳侯,还有什么理由不顺从教化呢。“我民报事兮,无怠其始,自今兮钦于世世。”质朴的柳州人民把柳宗元永远敬为他们的柳侯,世世代代敬仰。在柳宗元辞世后的长庆三年(823年),韩愈为吏部侍郎,应柳州官民所邀,欣然为柳宗元书写了墓志铭,赞扬柳宗元“生能泽其民”。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这首《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是柳宗元贬谪柳州后创作并寄与刘禹锡等四位共患难的朋友的一首七律,充分抒发了柳宗元和刘禹锡等人的深厚情谊。柳宗元和刘禹锡是同科进士,同朝为官,又共同参加“永贞革新”,成为推动唐代中期历史发展的重要人物,后来又同样遭遇两次被贬流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患难之时见真情。元和十年时,柳宗元贬岭南柳州刺史,刘禹锡贬更偏远的古夜郎国播州刺史。柳宗元感叹说:“播非人所居,而梦得(刘禹锡)亲在堂,吾不忍其穷,无辞以白其大人,如不往,便为母子永诀。”即草章奏,欲以柳州授刘禹锡而自往播州。逝世前,柳宗元留书给刘禹锡托付后事:“我不幸卒以谪死,以遗草累故人”。刘禹锡执书以泣,将他遗留下来的著作编成《柳河东集》,并亲自作序,凝结成了两位监察御史的正气之歌。(岱石)

编辑:刘荣兰
  版权所有 中共惠安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惠安县监察委员会网站备案号 闽ICP备16028878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泉州网